【第426期】致我尊敬的核桃先生

核桃先生,常年一身朴素至极的深色系衣衫,上着条纹短袖或者格子衬衣,下着宽松的西装长裤,浑身上下唯一的配饰就是腰间裤袢上坠着的那串钥匙。走起路来,脚下生风,腰间钥匙叮当作响,自带背景音,很是生动。要论长相,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耳垂肉厚,鼻头饱满,一副贵人之相。

然而核桃先生并没有传说中的高官厚禄,在岗辛勤耕耘二十余年,不过是一介两袖空空的教书先生。这位核桃先生,正是我的老爸。而这核桃先生的名号,倒不是因为他喜食核桃,或有盘核桃的癖好,纯粹是一时玩笑信口胡诌。但仔细想来,外观内里,脾气秉性,倒还真是像极了核桃。

先说核桃先生那几十年如一日的长相。年轻那会儿,二十出头,乌发蓬松、身量匀称,也是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精神小伙儿,奈何逢人便被叫“老乔”。我抱怨他们把人叫老了,核桃先生倒不以为然:虽然咱这面上皮糙肉厚,但是抗老啊,不信你瞧着,几十年后还长这样。果不其然,如核桃般,沟壑纵横却抗住了岁月洗礼。

再说他固执倔强的性格,做事一板一眼的模样,可不就是个坚硬难捏的大核桃?我家老爸,外人谁见了谁说好,待人谦和、处事沉稳、和善温厚,总结起来三个字:脾气好。但他们可没领略过我老爸在家纵横捭阖、称王称霸的模样。从小到大,我爸在我面前,向来说一不二,决不妥协。犹记得在某一个蝉鸣喧嚣的夏天,核桃老爸为了看一场足球赛,以“暑假作业没写完,一部剧翻来覆去看了八百遍”为由,掠夺了我手中的遥控器以及《还珠格格》观看权。任凭我撒泼打闹、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果。自此,遥控器便再也不受我掌控,我与老爸的遥控器争夺记简直能写上一部可歌可泣、斗智斗勇的史诗巨著。

记得高考前几个月,我和老爸大吵一架。老爸当场筷子“啪嗒”一摔,碗“哐当”一放,横眉倒竖、怒目圆睁,飞起一脚向我袭来。第一次见他怒成这样,我吓得一个箭步冲到房间反锁,任其在外“哐哐”砸门,充耳不闻。自那日起,我与老爸步入了“冷战期”。直至高考那日,核桃老爸受我母命所托,带着午饭来见我。那天阳光炽烈,法桐树蓊郁葱茏,两人对坐,四目相接,非常默契地对当日之事绝口不提,从此“一饭泯恩仇”。

核桃先生的一些特殊属性,我也继承了十成十。我俩都是倔脾气,凑在一起,可谓针尖对麦芒,浑身刺痛;雷霆遇上闪电,暴雨倾盆。小到刷碗和倒垃圾的分配,大到高考填报志愿和毕业找工作;抑或是婉约派和豪放派的对撞、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的探讨,哪怕就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俩都能争论出一篇荡气回肠的八百字小作文。平日里,核桃先生做事一板一眼,有时简直吹毛求疵。细致到书本的使用,必须不可出现一页褶皱;物品和文件的摆放,必须整整齐齐;写文章的格式,一定要标题居中,正文另起一行空两格,用词精确,标点符号都一丝不苟。

这份吹毛求疵,放在吃穿用度上,却变成了一概从简、朴素低调。不该花的钱坚决不花,没有用的东西坚决不买,不追求奢华贵重,只讲求简单实用。然而我知,核桃虽其貌不扬,内里却另有乾坤。古有“嫩玉宁非乳,新苞一不油”的诗句称其入口鲜香、油而不腻,亦有“莫道区区一粒珠,珠珠肉满口香酥”道其酥香浓郁、回味无穷。那黑褐色的坚硬果壳下,包裹着的暗金色果肉,看似皱皱巴巴、平平无奇,品味起来却唇齿留香、丰盈隽永。核桃先生亦如是。

固执的外壳下,包裹着的是不卑不亢、坚韧正直的质地。鲁迅先生是父亲最喜爱的文学家,也是他的偶像。“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古往今来,能写出这样诗句的,能抱有这份襟怀和操守的,又有几人?哀民生之不幸,怒民众之不争,曾彷徨于时代变幻的洪流,而终于弃医从文,满腔热情化作笔尖利刃,刺向敌人的咽喉;狂风暴雨中的呐喊,幻化成鲜红的旗帜,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有志青年。想来是鲁迅先生的风骨亦影响着父亲,他为人刚正,从不屑行攀附之事,亦不齿以钱权谋私。日光之下,行得正坐得直,堪称君子。

核桃先生平日寡言少语,看似不善言辞,实则谈吐不俗,满腹经纶。左手吟咏“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右手合诵“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从小到大,我背诵的诗词古文,随便揪出一句,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他都能吟对如流。也不知是不是作为教书先生的专业素养,无论到了什么场合,核桃先生总能不打草稿侃侃而谈,艳惊四座,引人钦佩。

其实我一直知晓,核桃先生虽然总是看似声色严厉,而实则胸怀柔软,对我更是极为用心。父亲于我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虽然从不用言语表达爱意,却一直用行动呵护着我。小时候,跟邻家哥哥们推搡玩闹,父亲大老远看到,还以为我被欺负了,气得抱着我追出他们几条街;爬泰山走岔了路找不见人,父亲漫山遍野地寻我,顾不上早已嘶哑的嗓音和因为上火嘴角瞬间腾起的大包。会把我扛在他的肩头,会任我在他的背上踩来踩去;教我读书写字、给我批改作业,教我为人处事的态度、看待世界的角度;看我取得成绩他比任何人都开心骄傲,看我生病疼痛他比任何人都焦急紧张。每次出差,总会记得给我带回礼物;我爱吃的,总会尽力满足。父亲生活简朴,却从不怠慢我学习和生活上的需求……太多太多琐碎片段,如同电影一般在眼前呼啸而过。

许多事、许多时日,如同日光洒在窗棂上的影子,如同茶水留在水杯上的印渍,总是因为太过寻常,而不会被刻意铭记,但若是循着那些平淡的痕迹去追溯,却定能收获那些仿佛被遗漏的感动。

我尊敬的核桃先生,并非四海称颂的伟人,却是我敬仰佩服的榜样;并非名扬天下的豪杰,却是我心中最光彩夺目的英雄。他只不过是,我渺小生命里的洪荒宇宙,是我平凡日子里的熠熠辰星。(烟建国际 乔涵

 《烟建纵横》 全国建筑行业精品报纸   Yanjiannew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