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期】我的父亲 我的山

父亲和我之间的感情既严师又兄长。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平时是比较和蔼的,也比较爱闹甚至能和我们小辈的打成一片,但是当父亲眉头紧锁眼睛瞪得像灯笼的时候,我是不敢说话的,只能低头认错。这种严厉无形中告诉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父亲于我就像高山,抬头仰望,不可撼动。

    父亲是我爷爷最小的孩子,受尽了全家的宠爱但他初中辍学,当过邮递员、搬过砖、炼过铁,认识我母亲的时候工作才算比较稳定。结婚有了我之后家里的生活一朝饱一朝饥,最不济的时候冬天烧不起煤。在我刚有记忆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就出去做生意了,一出去就是两年。有一次,父亲回,晚上抱着我睡觉,我清楚记得自己哭湿了他的上衣……

后来,我的父母回来了,却遇上了我的叛逆期我的叛逆期就像一场远行,越走越远,是父亲把我带了回来。远行的开始源于我的交友不慎,最后演变到与父母吵闹着弃学,吵闹中的话语字字就像利剑,戳痛了父母的心。父亲最后的严厉是用巴掌把我打醒。从那之后父亲对我更加严厉,每日接送我上学放学,监督我的学习情况,周末也要送我去辅导班。那时候的我幼稚的以为自己是受害者,是一只囚鸟。

高中之后一个月回两次家,所以和父亲的争吵也少了,家里的很多事父母都不告诉我。有一次周末回家,我睡得比较晚,听见卫生间有水声过去看,发现父亲的手在水里不停打哆嗦“这是怎么了?”我问道。“没事,你快去睡觉吧,都几点了。”父亲催促的说道。听完这话,急躁的我不耐烦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快说!”父亲看我的架势又要吵架,无奈说了家里赔了钱,父亲只能从零开始,在工厂搬冰,由于没带手套,手被冻到了半夜手抖发痛。听完之后我不敢说话了,我怕一张嘴就哭出来,转身回到了房间。那一夜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很多,想到自己从初中以来对父亲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愧疚我蜷缩着哭了一场

那件事之后再没与家里发生过争执,尤其是父亲,我们也回到以前打打闹闹的样子。我开始逐渐明白,父亲对我的严厉是出于爱他多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出息。父亲后来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严格监督我学习,也不再接送我上下学。他会偶尔找我谈心,我也毫无保留地告诉他我以前干过的他们不知道的傻事有趣的事

工作之后我和父亲无话不说出门在外父亲是我内心“靠山”,是我在烟建艰苦的工地生活中保持自信、坚持到底力量源泉。对于父亲的烦心事虽知道帮不上忙,陪在身边做一个倾听者,分担的烦恼和压力,就是我对父亲最好的支持。无论遇到什么,我都会陪伴守护他,就像它曾守护我一样。父亲永远是我仰望的高山,不可撼动。(十公司 孙焕洲)

 《烟建纵横》 全国建筑行业精品报纸   Yanjiannew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