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期】写给我平凡的母亲

烟台连续几日的阴雨让人安静又沉闷,我倚在栏杆上看着下班同事们的车辆渐渐消失在雨幕里,贪婪的深吸了一口夹着雨意的空气。今天是母亲节了,我掏出手机和母亲寒暄了几句,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絮叨着让我在外边照顾好自己,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挂断电话前,我祝她节日快乐,她告诉我,我健康幸福就是她最大的快乐。

天渐渐黑了下来,雨还在下,夜雨天总是能触动人心底最柔软的思绪。记忆里,小的时候对父母的印象很模糊,因为父亲在我刚懂事不久得了一场大病,母亲一直在济南照顾,就这样断断续续三四年。等父亲可以回家休养时,我已经读小学了。父母不在身边的日子,寄宿的亲戚们、小学老师都对我很宽容,让我养成了刁蛮任性的脾气。待父亲回家休养,我便被母亲接回了家里。因为父亲只能卧床,母亲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父亲身上,年幼的我也乐得其所,每天放学除了疯玩就是看动画片。直到有一天,母亲问我,作业写完了吗?正在看动画片的我随口答了一句,写完了。其实那时候,我已在老师的“纵容”下,好久没交过作业了。第二天母亲送我上学,恰遇老师,一番交谈,谎言不攻自破。那天放学后,我挨了人生的第一顿打。面对我的求饶,母亲都一句话没说,那顿打有多疼我至今都刻骨铭心。直到母亲停手后,我蜷缩在角落大哭,她离开时丢下一句话给我,“希望你以后再也不会撒谎,以后的作业我陪着你写。”之后,即使后来姥爷瘫痪住在我家,母亲每天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放学后她也依旧会坐在我的桌旁,或做着家务,或拿起书,一直陪我做完作业,即使再晚,她也从未早退过,但我却很少和她讲话,这样的日子一直到我读完初中。那时幼稚的我最“恨”的便是母亲。因为我觉着是她剥夺了我所有的“快乐”。后来我读了大学,与父亲闲谈时,父亲告诉我,那次打完我以后,母亲接连哭了几夜。

初中念完,我顺利考上了县重点高中,但我并不把这一切归功于母亲每晚的“陪伴”。这时期的母亲,因为多年操劳,背已经有些佝偻了,或许是母亲精力已经大不如从前,或许是我这几年的表现尚可,又或许是母亲觉着我已经长大,应该给我些独立的空间……总之,我又恢复了自由的日子。高中正是最叛逆的时代,我就像一个压抑许久刚被释放的“疯子”,从张扬个性、小打小闹到带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到处惹是生非,憋着劲要把压抑了好多年的苦闷都宣泄出来,后来终于在一次打架时闯出祸来了,学校勒令我停课悔过。老师叫母亲带我回家,路上,她一句话也没说,但回到家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母亲第一次打我的场景,想着要怎么躲闪时,母亲却默默走到姥爷生前最爱坐的那把躺椅前坐下了。这让我无所适从,许久,我看到半躺在躺椅上的母亲眼角有一串晶莹滑落,这时,母亲开口了,“小时候妈妈不该打你,我知道你怪我,跟我赌气,但是你现在不能再气妈妈了,因为你还有爸爸妈妈疼你,而妈妈已经是没有父母疼的孩子了”。说完,母亲嚎啕大哭,那声音撕心裂肺,我也跟着哭,那时脑子里都是这些年母亲各种对我好的场景。那一年,距离姥爷已经去世五年,也是姥姥去世的第一年……后来我返校了,每晚放学,校门口便多了一个略微佝偻的身影,在路灯下,显得孤独又弱小,可那身影就像当年伴我写作业从不早退一样,不管寒冬、酷暑,从未迟到,一直到我高中毕业。

后来,考上了大学,我和母亲的相处,已经可以有说有笑,我有时还会调笑母亲说再也不用活在她的监控之下了。母亲也笑,她说她也累了,老了,看不动我了。那时母亲已经不少白发,背也更驼了一些,离开母亲,异地求学,我却再没有过年少时想要的那种自由的感觉,一个人远在异地,总会觉着自己像一个漂泊的游子,一个总想归家的游子。这时,母亲总会告诉我男儿要志在四方,不要总是想家……可她不知道我挂完电话,已是满脸泪水。那时,我多想还能和母亲再走一遍她接我放学走了无数遍的路,多想告诉她,我后来吃过太多美味却都比不上她寒夜里接我放学回家时从怀里掏出来带着她体温的那套煎饼。

去年,母亲得了一场大病,四处求医,超过十二小时的手术着实是让母亲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母亲醒来得知这段时间我每天夜里都偷偷一个人坐在医院的安全通道里大哭,满身打着钢钉、钢板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把我唤到身旁,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世间本是坎坷不平,生离死别也是常态,她希望她的儿子一定要学会坚强……现在想来,眼眶还总会湿润,因为那时,她都不忘教育她的儿子要看开世俗,学会坚强。

还有三个月,我加入烟建工作即将满一年,承蒙母亲一路至今教诲我做人处事,工作以来得领导同事认可,也收获了数个知心朋友和伯乐,母亲近况也有所好转,工作生活都算安稳。写完初稿的时候,我给母亲打了电话,告诉她我想把这篇稿作为母亲节礼物送给她,谢谢她二十多年的付出。母亲说,她只是尽了一个普通母亲的义务,她想全天下的母亲应该都会像她一样愿意为孩子付出,她很惭愧,因为她总觉得其他母亲应该会比她对孩子付出得更多、比她做得更好……

这就是我平凡的母亲。对于母亲,我只能用最纯粹的语言去描述,因为她不需要你去刻意修饰,最纯粹的语言就像是母亲最质朴的爱。母亲,节日快乐。(十公司 张博涵)

 

                                                         

 《烟建纵横》 全国建筑行业精品报纸   Yanjiannew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