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期】纪念5.12地震十周年

【编者按】

又是一年5.12,今年是汶川地震十周年,灾区各地举办了纪念活动,烟台市政府应邀派各部门、企业代表参加了“5.12”北川十周年纪念活动。

灾后重建过程中,山东结对北川,烟台则援建白坭与漩坪两乡,承担两乡的小学、卫生院、文化站、集贸市场等援建项目。集团公司作为烟台市唯一参与援川建设的企业,圆满完成了29个重点援建项目,以令人惊叹的“烟台速度”实现了“三年援建任务两年基本完成”的目标任务,确保了烟台市援建工作始终走在全省前列,得到了中央、省、市各级领导的高度赞扬。两年多的对口援建,重塑了羌乡新貌,铸就了北川新城,也结下了山东与北川人民浓浓的兄弟情谊。

现如今,这里青山郁郁葱葱,村落房屋错落有致,人们安居乐业。但人们不会忘记这片土地所遭遇的伤痛,参与援川建设的烟建人更不会忘记。十年已过,我们仍有许多话,说与北川听。

 

十公司林园:北川,我们和你在一起!

2008年5月12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把北川的县城夷为平地,遇难人员逾两万,十多万人无家可归,这座被地震摧毁的县城成为人们心中永远的伤痛。北川老县城被原貌保存做地震遗址,在距离老县城的23公里处,山东援建的新北川拔地而起,取名为“永昌镇”,寓意着北川新县城永远繁荣昌盛。北川人民为感谢山东人民,命名其中一条大路为齐鲁大道

2009年7月,我有幸参与援建北川新县城温泉片区安置房工程及白杨坪片区安置房工程建设。北川震后重建工作工期紧,任务重,我们施工人员24小时加黑轮班施工北川条件恶劣,施工异常艰难。半夜办公室板房的屋顶被刮飞,大家赶紧冲进去抢救资料,将重要文件和电脑转移到安全地带;连日下雨引发大水路被冲断,外面的车进不来,里面的车出不去,物资缺乏,我们就肩挑人扛;板房里的被褥长期不见太阳,一把就能拧出水来;大大小小的余震不断……面对重重不利,我们硬是扛了下来,按期圆满完成了项目建设。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多一分努力,就多一分对北川人民的支持。

在北川,我只待了一年多。但那之后,北川就成了我心中的牵挂。十年间这座新县城发展成一座既充满羌族特色,又富有现代的气息的城市。北川人民正从地震的阴影中走出,他们着手建设自己的新家园,经营着自己的新生活。我由衷祝福,愿他们能够生活幸福。

十公司阴祥君:感谢你们,温暖的北川人民

2018年5月12日,距离汶川地震过去已经十年十年间物是人非,十年间百转千回。

今天打开Google卫星地图,随着地图的不断放大,四川、绵阳、北川、白坭、漩坪渐渐清晰,白坭乡小学、白坭乡卫生院、白坭乡集贸市场、漩坪乡小学、小学食堂、漩坪乡卫生院一一呈现在眼前,曾经的满目疮痍变成现在的井然有序,看到曾经奋斗过的地方,感慨万千逝者已逝,生者坚强。我还记得淳朴的白坭乡房东,总会给我们提供各种方便,甚至连办公室卫生都要替我们打扫曾经的漩坪乡篷布饭店老板,在那段时间永远只有我们两个不会做饭的客人,做饭尽心尽力,照顾我们山东人的口味永吉村的村长,在电闪雷鸣手机信号塔被击毁第二天主动给我们卫星电话让我们向家人报平安。回想起那时的种种,仿佛就在昨天。你们是经历天灾的幸存者,却用真诚朴实的情感温暖着异乡人的我们。不知道你们现在过怎么样,感谢你们的帮助。我们灾区援建的是建筑,你们给予的是家一样的温暖。我在遥远的烟台为你们祝福。

十公司刘志斌:感恩生活,与伤痛共生

十年前的5月12日,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是汶川的难日,也是国家的难日。如今十年过去了,那份沉重和伤痛依旧刻骨铭心。

那日,灰黯中带着煞红的天空让我今生无法忘怀。在我的脑海中那就是特大灾难的颜色。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什么,直到听到广播、看过电视才知道,汶川发生了8.4级的大地震,那段时间是灰白的。公司接到灾区重建任务,说实话当时心情很矛盾也很害怕,但一想到灾区人民正在承受的一切义无反顾加入援建队伍。

到达灾区后面临的首要难题交通。沿着往上走,盘桓的山路旁就是悬崖峭壁,即便是当地的老司机也是万分小心、战战兢兢地把人员送上去学过蜀道难,大地震后的蜀道更是无法想象的难,那种行走在深渊旁的恐惧让人一生无法忘怀

当时灾区狼藉不堪,毫无生机。我们援建队伍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尽最大的努力帮助灾区人民重建家园但在这紧要的关口突发急性阑尾炎,山上没有医院,只能下山转医院进行手术那时上山下山是最难的,在当地人的全力帮助和无私关爱下,我顺利的完成手术。令人骄傲的是,我的同伴们凭着“烟建速度”,圆满完成了重建任务

这十年,祖国的经济发展迅速,人民的生活逐步进入小康。虽然地震已是过去时,但是一片狼藉的灾区现场却早已在我脑海中下深深的烙印,警示我们防震减灾,珍爱生命

十公司李明:北川,那些不能忘却的纪念

十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强震降临汶川。那一刻,多少人瞬间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多少人瞬间被倒塌的废墟埋没,多少幸福的家庭瞬间变得支离破碎……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渺小,在天灾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十年已过,但是悲恸的记忆犹在。震后,我跟随集团公司到灾区一线参加了重建工作,记得我是12月5日入川,冬天寒冷潮湿的空气里,我们五六个人挤一个帐篷,晚上盖两床被子,第二天早晨醒来,被子都是湿漉漉的。当地人有句戏言,“猪吃萝卜,人吃白菜;猪吃白菜,人吃萝卜”,但它却成了我们每天经历的真实写照。想想那时候援川是真苦!但更多的是值得!我们不负重托,冒余震、斗严寒、抢晴天、战雪地,夜以继日,确保了白坭乡小学提前两个月竣工,成为关内第一个竣工投入使用的学校。那一刻,我为自己的付出感到自豪!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地震无情人有情。十年过去了,灾区如今已经旧貌换新颜,在废墟上,一座座新房重建起来,灾区人民都有了温暖舒适的家,我心里无比的欣慰。

十年也许很长,也许可以冲淡我们的悲伤。可是十年再长,灾害带给我们的记忆,从未敢忘。愿逝者安息,生者如斯。

格瑞特公路衣振昊:那年离开的勇士,终于能回来了

2008年5月12日,下午2点,备战高考的我在上自习的时候又悄悄溜到了网吧。与伙伴们相约扫荡游戏里的副本。正当我们快把首领杀死的时候,突然有人语音里喊道,“不好,地震了!”随即他在游戏中的人物就一动不动了。缺少了他,首领战失败了。有人气急败坏的在语音里喊着他的名字,他却无动于衷。过了半个小时,提示道:圣光不熄已经下线。那时,我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他的名字一直灰色的静静躺在好友栏里,显示着最后上线时间——十年前。

随着地震相关报道铺天盖地而来,死亡人数不断攀升,举国大恸,每个人都焦急的期盼得到更多的消息。忘了是二天还是第三天,解放军战士挺进灾区疏通交通,温家宝总理亲临前线,写下“多难兴邦”,越来越多的人被救出,也有越来越多人无法再看一眼这多彩的世界。那时候,所有的网络页面都是黑白的,燃着白色的蜡烛,即便我一个从不关心国事的人,都被这种感觉吞没,作为一个最小的个体,对这个世界生出一种羁绊和不舍。

2013年毕业后,我来到烟建,虽然错过了援川,却有幸认识了一批参与援建的“铁军”,他们有时会跟我讲起入川的时情景,互相纠正当时的细节,有时诙谐,有时严肃,却难掩心中亲眼见过这种天灾的无奈和恐惧。

“他们被挖出来的时候都是蜷缩的,整个操场上陈列了上千具这样的尸体。”“真的是太惨了,希望这样的天灾永远都不要再发生。”“施工条件很艰苦,材料有时候半个月才能送到,有时候送货的载具就是毛驴。”“我们就住在猪圈上面,到了夜里,上面人打呼噜,下面猪打呼噜。你说喝水?只有雨水,要是赶上好几天不下雨可就害了,开着挖掘机进林子里找泉眼,看着哪里湿润就开挖,掘出来的水还掺着泥,这样的浑水都有四里八乡的人来接。”……许许多多让这些硬汉为之动容的画面只能存在于他们的脑海里,网络上已经没有了踪影,但这段经历铸就了他们的坚毅和“没有借口、完美执行”的烟建魂。

时隔十年,和那场地震有关的不仅是那些受伤的人们,还有那些挺入横断山脉、参与灾后重建的人们,是整个民族的记忆,是他们人生里最闪光的东西,是从那之后再也绕不开的疯狂又坚强,感人又悲伤的五月。把感动刻在心里,让苦痛渐渐淡去。

现在,一些游戏公司推出账号共享服务,逝者的账号可以由他人继承,只需逝者身份证号码即可。新闻底下获赞最多的评论写道:那年离开的勇士,终于能回来了。

 《烟建纵横》 全国建筑行业精品报纸   Yanjiannews@126.com